青島綠天使對融資租賃市場適用國內信用證問題分析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創業融資 >> 創業融資資訊 >> 青島綠天使對融資租賃市場適用國內信用證問題分析

青島綠天使對融資租賃市場適用國內信用證問題分析

創業融資資訊2019-07-25

  融資租賃市場可為國內信用證業務提供廣闊市場

  融資租賃業務是由融資租賃公司提供的兼具融資、融物于一體的新型金融業務,業務規模龐大,可以為國內信用證業務提供廣闊市場空間,同時也需要國內信用證業務為該市場注入新的活力和動力。

  融資租賃市場可以為國內信用證業務提供廣闊的發展空間

  融資租賃售后回租業務,指融資人(承租人)將自有的財產(一般為機器設備等動產,下稱租賃物)出售給租賃公司(出租人)取得價款(融資款)后,從融資租賃公司租回使用,并向租賃公司支付租金的融資行為。

  近年來售后回租業務以其有效盤活固定資產、加速資產折舊、資金用途靈活等優勢受到了市場的廣泛歡迎。截至2016年底,全國融資租賃合同余額約53,300億元人民幣,比2015年底的44,400億元增加約8,900億元,增長幅度為20.05%。其中售后回租業務約為32,886億元(根據2015年統計數據中售后回租業務占比61.7%匡算)。而2014至2016年,國內信用證開證金額連續3年均保持在2萬億元左右。多家銀行反映融資租賃客戶對于使用國內證支付結算有著較為迫切的需求。由此可見,如此龐大的售后回租業務規模或可為國內信用證業務提供廣闊的市場空間。

  國內信用證可為融資租賃市場注入新動能

  傳統售后回租業務中,承租人習慣以現金匯款方式支付租金。出租人(租賃公司)向承租人支付租賃物價款(融資本金)后能否收回租金(本金加利息),主要依靠的是承租人的商業信用。因此出租人(租賃公司)承擔著承租人經營不善導致無力支付租金的風險。如果將銀行開立的國內信用證作為承租人向出租人支付租金的工具,出租人就可取得銀行提供的有條件支付承諾。只要出租人在信用證下提供相符的單據證明其在售后回租合同下履約,就能夠支取全額租金。因此,在融資租賃業務中引入國內證開展資金結算,將有助于促進租賃公司擴大資金投放,進而支持承租人盤活固定資產、加速技術更新換代,為融資租賃市場注入新的活力和動能,發揮支付結算服務支持實體經濟的功效。

  融資租賃市場適用國內信用證業務中存在的問題

  在傳統國內信用證貨物及服務貿易項下,國內信用證金額一般應與發票金額一致(除預付款等情況)。但根據國家財稅部門和地方稅務部門關于增值稅的政策,售后回租業務下,發票金額不包括本金部分,遠小于信用證金額,同時受益人需要按照信用證金額支取價款。上述矛盾給商業銀行將信用證拓展到融資租賃市場帶來了現實障礙。

  國家財稅部門關于融資租賃業務相關政策

  售后回租業務本質上是一種融資行為,出租人(受益人)支付的租賃物價款就是融資本金,承租人(申請人)支付的租金(信用證金額)由融資本金和利息兩部分組成。2016年5月1日實施的財政部和國稅總局《關于全面推開營業稅改征增值稅試點的通知》(財稅〔2016〕36號)就銷售額做出了規定,明確銷售額不包含本金,“經人民銀行、銀監會或者商務部批準從事融資租賃業務的試點納稅人,提供融資性售后回租服務,以取得的全部價款和價外費用(不含本金),扣除對外支付的借款利息(包括外匯借款和人民幣借款利息)、發行債券利息后的余額作為銷售額”。

  上海市稅務部門對融資租賃業務銷售額的規定

  2016年3月,上海市國家稅務局、上海市地方稅務局貨物和勞務處向社會公開印發的《營業稅改征增值稅試點政策解讀(一)》中附件二第一條第三款也做出了類似規定,明確本金部分不再開具發票,“經人民銀行、銀監會或者商務部批準從事融資租賃業務的試點納稅人提供融資性售后回租業務,以取得的全部價款和價外費用(不含本金),扣除對外支付的借款利息(包括外匯借款和人民幣借款利息)、發行債券利息后的余額作為銷售額。售后回租業務按貸款服務繳納增值稅的,其銷售額不包括‘本金’,承租方與出租方也不應再就本金互相開具發票。”

  北京市國稅局對融資租賃業務銷售額的規定

  2016年12月5日,北京市國家稅務局在其官方網站上發布了《貨物和勞務稅類熱點問題(2016年11月)》,以2016年5月1日為分隔時點,針對售后回租業務如何開具發票進行了明確,“2016年5月1日以后,融資性售后回租業務向承租方收取的有形動產價款本金,不涉及差額扣除,本金不屬于增值稅征稅范圍,不應開具發票。”

  根據上述國家稅務總局政策以及北京、上海兩地稅務部門對政策的解讀,融資性售后回租業務本金(租賃物價款)部分不作為銷售額繳納增值稅,不應開具發票。2016年5月1日以后辦理的售后回租業務中出租人(租賃公司)僅就利息部分出具增值稅發票符合我國現行稅務政策與法律法規。在通過國內證支付租金的情況下,支付的金額超過了發票的金額,這就和一般的服務貿易項下的國內信用證業務存在顯著差異。多家商業銀行向人民銀行和協會提出建議,希望對于國內信用證能否用于融資租賃市場進行明確。

  增值稅政策改變了發票金額,未改變貿易背景的真實性,也與新《辦法》不相沖突

  新《辦法》明確國內證可用于服務貿易領域,為國內證業務打開了一扇通往融資租賃市場的大門。根據會員單位建議和人民銀行工作要求,協會組織部分國內信用證專家對這一問題進行了深入研究,在征得人民銀行意見的基礎上,以問題解答方式對這一問題進行了明確。協會研究認為,雖然營改增關于發票的相關政策變化導致發票金額低于實際支付金額,但是并不妨礙售后回租業務的貿易背景真實性,因此不應妨礙國內信用證應用于融資租賃售后回租領域。

  營改增全面推開之前發票金額與支付金額一致

  在營改增政策全面推開之前,出租方(融資租賃公司)和承租方(開證申請人)可以就本金部分互開(零稅率)發票,如北京國稅局規定,“試點納稅人根據2016年4月30日前簽訂的有形動產融資性售后回租合同,在合同到期前提供的有形動產融資性售后回租服務,可繼續按照有形動產融資租賃服務繳納增值稅。本金部分開具零稅率的發票,作為差額扣除憑證。”

  在營改增政策全面推開后,出租方和承租方不再就本金部分互開發票,但是并未改變融資租賃售后回租業務的業務流程,更沒有改變該項業務的實質。

  發票金額低于信用證金額與現行《國內信用證結算辦法》并不沖突

  《國內信用證結算辦法》第四章第五十二條第三款規定,“發票須是稅務部門統一監制的原始正本發票。”

  《國內信用證結算辦法》第三章第一節第十四條第(十八)項規定,“單據條款,須注明據以付款或議付的單據,至少包括發票,表明貨物運輸或交付、服務提供的單據,如運輸單據或貨物收據、服務接受方的證明或服務提供方或第三方的服務履約證明。”

  根據上述條款,信用證單據條款須注明據以付款或議付的單據,但并沒有將發票作為付款或議付的惟一依據,也未規定發票的金額。因此,受益人(出租人)在信用證下提交租金利息增值部分發票支取全部租金的做法與現行《國內信用證結算辦法》和我國相關稅務政策及法律法規并不矛盾。

  融資租賃市場應用國內信用證業務風險防范建議

  綜上所述,在融資租賃業務中,雖然營改增的實施導致了發票出現不足額的問題,但是并未改變貿易背景的真實性,因此應允許通過國內信用證進行資金結算。另一方面,貿易背景真實性問題是國內信用證業務開展的基礎和前提,發票是判斷和佐證貿易背景真實性的重要票證。然而,在融資租賃售后回租業務中,發票金額遠低于信用證金額增加了貿易背景真實性的判斷難度,因此在該類業務開展中,銀行應采取必要措施加強對于貿易背景真實性的審核。


分頁線
nba比分网即时比分